历史

第50章 八百里幽冥鬼域(1 / 2)

灵药峰,医庐。

“什么?无药可治?”晏瀚泽几乎冲到二峰主灵药峰峰主叶千问耳边喊道。“二师伯,您不是号称无不可医吗?为什么到师尊这儿就治不了了?”

叶千问坐在床边一脸愧色,“我也不想啊,我已经把能想的办法都想了,可这业火不是一般凡间之火,也不是仙界之物,仙凡两界之药皆解不了业火之毒。

除非……”

“除非什么?就是上天入地我也会找到!”晏瀚泽看着躺在床上脸色比纸还白的沈沐晚眼圈红得能滴出血来。

他已经想起沈沐晚的手是怎么被业火烧着的,完全是为了他,如果不是自己当时被魔音迷了心窍,以为师尊是有意害他,神智错乱,没有赶紧辙出法阵。

师尊也不会为了救他,忍着手被业火燃烧的痛苦将他从法阵救出。

应该困死在法阵中的是他,可却让师尊受了这份苦。只要能减轻沈沐晚的痛楚,就是现在要他的命他也心甘情愿。

“只是我很奇怪,那烈焰狂熊虽然是火系魔兽,火力很猛,却从未听说它竟然可以使用业火,师妹,你是怎么被业火烧成这样的?”叶千问一双疑惑的眼睛看了看沈沐晚,见她因为疼痛嘴唇抖得几乎说不出话,便将目光移向另一个当事人。

“如果能弄清这业火从何而来,也许还有找到解法的可能。”叶千问又补了一句,眼睛微眯两道精光射向晏瀚泽的脸上。

这也是众人都很好奇的问题。

晏瀚泽看着大家都看向他,深吸了一口气,似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,“是我……”

“和阿泽无关,是我不小心触动了法阵里的机关,被法阵喷出的业火烧伤了手,要不是阿泽拼死把我救出来,我现在可能都烧没了!”沈沐晚声音颤抖着把话头抢了过来。

晏瀚泽心乱如麻,有些茫然地看向沈沐晚,沈沐晚用左手食的指尖轻点了自己眉间,又在苍白的唇上轻点了一下,眨了下眼。

这是只有他们师徒才知道的暗语,就是你入魔之事,绝不可说。

晏瀚泽看着师尊在如此巨痛之下依然把自己的事放在最重要的位置,可自己在法阵中竟心存犹豫。

恨!恨自己!拳头握得紧紧地,指甲扣进肉里,嵌出血痕,指节白得几可见骨。

“真是奇怪那法阵是仙家所结,为何用魔界才有的业火?”叶千问虽一心都在医药上,但心思却是五位峰主中最细腻的,不过也看得出沈沐晚一口咬定,自己也问不出所以然,只好作罢。

“二师伯,求你,一定救救师尊!”晏瀚泽双膝一软跪在叶千问身前,声音沙哑中透着哽咽。

“阿泽!嘶……”沈沐晚想起身,结果不小心碰到右手,疼得倒吸了好几口凉气,全身硬是逼出几层冷汗。

“你们师徒俩就别在我面前上演这师徒情深了好不好!”叶千问一挥手让迟重把晏瀚泽拉起来。

“就你知道心疼你师尊,我就铁石心肠不知道心疼师妹,要论时间长短,我和你师尊认识的时候你还没投胎呢!”叶千问忽然像想起什么。

“对啊,你们等等!”说着就跑到他那几大架子医书那开始翻翻找找。

过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,就听他在那边大叫,“对了,对了,我说嘛,有办法了!”

众人都不由得精神一振。

叶千问手里捧着一本上古医扎,“你们看,这上写的,业火并非产自魔界,乃是鬼界之物,可燃尽世间一切。只是后来被魔界大能学了去,成为魔界的一件镇界之宝。也是身份的象征,只有天魔之体之人才可使用。”

说到这儿他顿了一下,看了看沈沐晚和晏瀚泽,而他们两人也对视了一眼,晏瀚泽眼中是疑惑,不明白天魔之体能用的业火,为何自己只是结金丹时吸入魔气也能用出。

而沈沐晚则在想,书里没说晏瀚泽是天魔之体,难不成书中还有暗线隐情?

各人各有心思,一时间屋里安静了下来,大家都在等着叶千问的下文。

叶千问把书往下翻了一页,“所以真正能解业火之毒的方法,在鬼界。”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
最新小说: 武极之巅 源界秘典 我的帝国 狗系统与我不共戴天 穹荒大陆 我一个人砍翻末世 系统为何如此对我 从呆毛王开始公开处刑 三国开局斩关羽 程队,你家夫人会捉鬼